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二百一十八章 不打不相识

    大量的蒸汽自棋境中迸发而来,无比灼热的蒸汽使周遭的温度一升再升,仅仅是接触的瞬间就会被那蒸汽烫伤,足以想象位于中心的上官闪火和奕小川两人究竟发生了怎样激烈的碰撞。

    “快看,站在那里的是谁!!!”

    “这……这怎么可能。”

    “奕小川……他……他!??”

    伫立在白雾之中的人影缓缓站起,待白雾散去,众人这才看清那人面目,正是被上官闪火托入蒸汽棋境而完好无损的奕小川!!!

    而上官闪火则似乎用尽了力量,无力瘫坐在地面之上,呆呆的望着棋局,努力回忆着那一决定胜负的一手棋,而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结果也不言而喻,众人无一不惊叹于奕小川的棋艺是如此深厚,只有亲眼见识过这场惊心动魄的对弈,才会真正的信服于奕小川作为一名棋手的力量。

    “是……是我输了。”上官闪火终于回味过来这场对弈自己用尽了全力,也没有特别明显的失误,输的是心服口服,如此再次站起身子拍去身上的尘土同奕小川微微鞠躬表达自己的敬意道:“没有想到青城派还有此等高手,在下输的心服口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殿正座上的青城派少主完全换了一副面孔,再没有局势还未明朗下的焦躁不安,俨然是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情来,完全不顾及还在场的凌云宗弟子,大声的讥讽着,这显然引来上官闪火的不满。

    “哼,凌云宗的实力也不过如此罢了,我能娶你妹妹那是你的荣幸,况且这是你我两家早就定下的联姻,可不是你个小子说退婚就能退的!”

    “我上官闪火不是输不起的人,既然这场对弈输掉了,我便不会再阻挠婚礼。”

    在青城派少主提到自己的妹妹时,上官闪火的嘴角明显的抽搐了一下,脸色阴沉但还是强压怒火,表达了不会再阻挠婚礼一事,只不过这话是对奕小川所说的,完全无视掉了少主。

    等等……

    奕小川听闻两人的话语,感觉明显的不对。

    不应该是凌云宗的这上官闪火宣誓凌云宗的主权,上门挑衅怎么变成了退婚的戏码?

    奕小川本因为能把自己妹妹当成牺牲品的上官闪火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明显能看出来他是十分在意妹妹上官悦客的,这么想来,自己反而成了坏人,通过这场对弈加速了联姻的进程。

    可恶!

    “上官闪火,你听我说……”

    “阁下无需多言,我还是有身为棋手的尊严在,既然输下了对弈,就绝不会有任何的怨言,这就告辞!!!”

    那上官闪火没有多说什么,根本就不给奕小川任何的解释,率领一众凌云宗弟子转身便要离去,而奕小川刚想要追,便被一众气不过的凌云宗弟子一把推开。

    而看上官闪火也并没有直接离开这烈名殿,方向上应当是去看望妹妹上官悦可。

    无奈,只得远远的跟在身后。

    人声嘈杂,在众凌云宗弟子的簇拥下,上官闪火独身进入了妹妹所在的小院子里,而没了上官闪火的命令,众弟子见奕小川还不知死活的跟了上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该死的小鬼,碰巧捡了个勺子就如此狂妄!”

    “我看你一定是用了什么作弊的手段,你这家伙怎么可能赢下闪火师兄。”

    “兄弟们,给我揍他!”

    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根本不等奕小川说些什么,三拳两脚就直接招呼了上来,一拳又一拳狠狠的打在奕小川身上。

    本是自己弄巧成拙,做错了事情,奕小川也不想使冲突加剧,慌忙出口解释的同时,挡下几拳,不断的后退。

    而这其中也有同为斗力巅峰实力者,打的最恨、最凶的也是这几位,棋力差一些,但拳头可不是盖的,一拳一拳轰了过来,不多时的功夫,奕小川双臂便有了一片淤青。

    “我告诉你们,赶紧放我进去……”

    “可恶的家伙,竟然还敢还嘴!”

    奕小川猛的后跳,全身棋力迸发,他可不是被动挨打的怂包,在这样可真的是要生气了,可没想到奕小川的举动则更加引来一众弟子们的仇视。

    简单的推搡即将演变成暴力冲突!

    而就在双方摩拳擦掌,即将招呼到一起时,耳边传来厉声呵斥,一众凌云宗弟子赶紧停下手上动作低头不敢妄动。

    “不准对我妹妹的救命恩人所无礼!”

    救命恩人?

    从屋子内走出来的上官闪火的呵斥声另其他人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低着头,不敢反驳什么。

    只见从上官闪火的身后窜出来一个小女孩,直接上前一把抱住了奕小川,可不就是许久不见的那位大小姐上官悦可嘛。

    闪火、悦可两兄妹将奕小川迎入屋子内,同时命令众弟子护卫,不准任何人靠近。

    直至攀谈几句,双方都搞清这是一场乌龙,这才释然的爽朗大笑着。

    “小川兄弟,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上官闪火一扫脸上的阴霾,轻轻拍着奕小川的肩膀同时打从心底感谢道:“我也是刚听悦可讲起,这才知晓你对我凌云宗的恩情,更是我上官闪火的恩人。”

    “闪火兄言重了,我也没有多做些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伴随着两人的交谈,从刚开始的客气,慢慢的熟络起来,竟发现两人的脾气、秉性十分的对味,不过转眼的时间里,就从对手就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毕竟……

    两人可都是有一个十分敬爱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