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二十六章 对策

    凡事是一定会有代价的,更别提梦怜借给自己四千金币的巨款。

    梦怜作为地下之主,一定不会做亏本买卖,怎么样去偿还这四千金币的债务,亦或是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奕小川已经有心理准备。

    “替我谢谢梦怜小姐今日肯助我,我一定会偿还这笔钱!”

    “少自以为是了!”杜朗撇了一眼奕小川,满眼的瞧不起道:“就这一点钱,对于梦怜小姐来说,屁都算不上!”

    “那……”

    “也不知道你这小子什么运气,梦怜小姐肯帮你是你的福分!”

    奕小川毕恭毕敬,即使面对的是杜朗。

    但毕竟是人家跑一趟,奉着梦怜的意思来给自己送下这么一大笔钱,奕小川不客气一些有些说不过去。

    等目送杜朗离开,也没有说明为何梦怜要帮助自己,但确确实实欠了梦怜一笔钱,这是一定要还的。

    云端拍卖会正式结束,会场上的人也走了七七八八。

    按照流程,要等到拍卖会结束,奕小川、闫婉儿同江曲这才走入拍卖会场后台,交上银票,签字画押,走完一切流程以后,终于能见到那笼中少女。

    跟随工作人员走入暗道,一段向下的阶梯后,来到这拍卖会场还要往下的一层。

    潮湿幽暗的环境下闪烁着微弱的灯光,一大股发霉的味道混杂着不知名的臭味充斥鼻腔,这样的糟糕环境另闫婉儿紧皱眉头,无法想象,那笼中少女是怎样生活在这般的环境之中。

    ‘划拉!!!’

    铁链碰撞之响,奕小川快步向前,那少女赫然出现在奕小川眼前。

    “喂!”

    打开锁头的声响换来的是少女无比惊恐的双眼。

    众人的出现,似乎让她受到了惊吓,身体上的伤痛更让她无法逃跑,只能虚弱的瘫倒在地上闷哼,十分可怜。

    奕小川小心翼翼的接近,轻轻握住手腕,冰凉的可怕。

    “为什么要将他锁在这里!”

    “人是你的了,其他我一概不管!”

    工作人员将铁索的钥匙交给奕小川后,便独自离开。

    能清楚的感受到,当奕小川握住少女的手腕起,那少女便不自觉的颤抖着,再通过身上鞭打后所留下触目惊心的伤痕,足以联想到她之前受到过怎样的遭遇。

    “你……叫什么名字?”

    奕小川尽可能的压低声音,如此这般温柔的询问,生怕引起少女的恐惧。

    而那女孩即使浑身瘫软无力,也尽可能的想要去避开奕小川的目光,嘴里也在念叨着什么。

    “放……放过我。”

    “求求你了……”

    “不要打我。”

    悲伤。

    止不住的难过。

    女孩究竟是受到了怎样的对待,又为何会这般恐慌。

    没有多说什么,奕小川只是默默的将锁住女孩的铁链打开,又将身上的衣物披在她的身上。

    闫婉儿也找来一些食物,和干净的水。

    似乎是太久没有吃过像样的食物了,又十分的虚弱,无法自己进食,只能由闫婉儿一点点的喂给少女。

    在稍稍吃了一些东西以后,少女还是因为太过疲倦而睡着了。

    “这女娃这样的状态怕是问不出些什么了。”

    女孩的模样江曲也看在眼里,和奕小川一同跟来本是想问些什么,为何这些邪修会对她如此执着,不仅仅拿出了一万金币,更为她冒着风险出动如此多的人。

    要知道,百人以上的邪修出动,绝对是另各家势力警惕的大事。

    邪修每次有动作,必定会伴随着血雨腥风。

    “邪修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等出了这拍卖会,我会负责送你回奕府的,毕竟刚刚将你卷入同邪修的战斗是我的不对。”

    “依靠规则之外的卑劣手段取得胜利为世间所不能容忍的,铲除邪修本就义不容辞。”奕小川继续说道:“这里是长都,还是我们奕家的地盘,我量邪修没有那个胆量,大叔你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没错,即使知道这伙聚集在一起的邪修不会轻易放弃这女孩,但这里毕竟是长都。

    奕小川,奕家更是这长都三大势力之首,想要公然在长都闹事一定会遭到各大家族的强力打击。

    所以至少在明面上,邪修不可能会公然对自己有什么大动作,倒是身处暗处,冷箭难防,还是要有所警惕。

    江曲点了点头,确确实实是有更为重要的事情。

    超过百人的邪修团伙聚集在长都,这可不是小事情。

    江曲本身是有一定的威望,一直以铲除邪修为己任,不过眼下单单凭借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对抗这一伙实力不明的邪修团体,当下便决定要去拜访三大势力,联合起来铲除邪修。

    “那还是要摆脱你同奕家家主说明情况,我马上动身去联系芮氏和长月盟,次日便会登门拜访!”

    “嗯,我明白了!”

    从闫婉儿手中接过已经熟睡的少女,用厚重的袍子覆盖全身。

    毕竟少女已经在拍卖会上露过面,无法保证邪修会不会疯狂过头,公然袭击奕小川,更别提这拍卖会场中其他对少女别有用心的人,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闫婉儿,对不起……”

    “嗯?”

    “把你卷入到邪修的事件中。”

    “刚刚你也说过,铲除邪修义不容辞,再说你能带我这拍卖会,我就已经很感谢你啦。”

    闫婉儿所言不假。

    短短几天,奕小川在闫婉儿心中的模样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嗯,我明白了!”

    从闫婉儿手中接过已经熟睡的少女,用厚重的袍子覆盖全身。

    毕竟少女已经在拍卖会上露过面,无法保证邪修会不会疯狂过头,公然袭击奕小川,更别提这拍卖会场中其他对少女别有用心的人,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闫婉儿,对不起……”

    “嗯?”

    “把你卷入到邪修的事件中。”

    “刚刚你也说过,铲除邪修义不容辞,再说你能带我这拍卖会,我就已经很感谢你啦。”

    闫婉儿所言不假。

    短短几天,奕小川在闫婉儿心中的模样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