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二十九章 灵儿

    “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要再打我了。”

    泪水顺着脸颊滴落而下,少女如此害怕的缩在角落之中,连哭泣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得眼前的人生气,再次殴打自己。

    “这里是奕家家府,没有任何人会再伤害你。”

    奕小川从下人手中接过刚刚做好的热乎饭菜以及清澈的水,缓缓靠近,将其放在少女的面前。

    那少女似乎是饿极了,看到眼前的食物忍不住吞咽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饭菜。

    “这……这是给我的?”

    “嗯。”

    见奕小川点了点头,少女胡乱的抓起饭菜大口吞咽,泪如雨下,哭着是梨花带雨,一边大声哭泣,一边又不舍放下饭菜,模样十分滑稽,但奕小川只是心生怜悯,再次吩咐下人多准备些饭菜来。

    “怎么样,好吃嘛?”

    “嗯嗯……我已经……”少女有些哽咽道:“我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见奕小川靠近,少女还是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对奕小川十分警戒,显然之前的遭遇另她一时半会无法再相信任何人。

    “我是奕小川,那边的大叔是江曲以及闫婉儿。”奕小川拍着胸脯说道:“我以人格担保不会再有任何人想要伤害你,只要你肯,可以一直在这里住下。”

    “奕……奕小川?”

    “嗯。”

    奕小川郑重的点了点头,只要少女肯交流,事情便有进展。

    用眼神示意江曲,江曲也点了点头,尝试着靠近少女。

    虽然也有抵触,但明显不像最开始那般抗拒。

    “一会,江曲会问你一些问题,你只需要按你知道的回答就行。”

    少女还是在大口吃着饭菜,似乎没有听到奕小川说话一般,但两人并不气馁。

    “你叫什么名字呢?”

    “名字?”

    少女忽然愣住,眼神中充满疑惑,随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低头沉思,有些委屈。

    “我没有名字,自我有记忆起,我便一直被人关着,更没有人告诉我名字。”

    难道是失忆了?

    江曲不死心,再次尝试性的问了几个基本问题。

    比如家是哪里、多大年龄,父母是何许人也,家乡又在哪里。

    可少女只是不断的摇头。

    看少女的意思,恐怕不止是自己的名字,甚至只保留有自己的被关押的记忆,从前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奕小川、江曲以及闫婉儿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一时间有些尴尬,还是闫婉儿先开口。

    “灵儿怎么样?”

    “嗯?”

    众人都有些不解闫婉儿的意思,随即听她慢慢解释。

    “每个人一出生就会有自己的名字,不仅仅是父母的寄托,更是一个人存在于这个世上不可磨灭的证明。”闫婉儿轻轻摸了摸少女的头说道:“虽然暂时还不知道你的大名是什么,但你在我们眼中不再是可以交易的物品,而是我们的朋友,就叫你灵儿怎么样?”

    “灵……灵儿,朋友?”

    少女有些不可置信,又欣喜的点了点头,表达出对这个名字的喜爱。

    正如闫婉儿所说,当灵儿被奕小川接回来时,就已经不是被云端拍卖会寄售的商品,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他们的朋友,既然如此,更应该有自己的名字!

    “你放心,奕小川还有我闫婉儿以及那边的大叔从现在起都是你的朋友,不会允许任何人再伤害你的。”

    灵儿认真的听完,嘴里不断念叨着灵儿、灵儿,可以看出她对这个名字的喜欢程度,更是连同闫婉儿和奕小川一起抱住!

    诶……等等!

    灵儿不知何时把身上的衣服脱掉了,所以现在的状态……

    是赤身裸体!

    江曲自觉的把头转过去,闫婉儿更是满脸羞红,随后则是饱含杀意死死盯着奕小川!

    “冤枉,天大的冤枉啊!”

    不等奕小川解释,闫婉儿的拳头已经砸了过来。

    耳边传来禽兽两字,更是两眼一抹黑,猛烈的晕眩感让奕小川直接栽倒在地。

    级别已有棋修,还是扛不住这闫婉儿的一拳,这小妮子究竟有多大力气?

    “灵儿,你怎么不穿衣服,是不是奕小川这个禽兽对你做了什么!”闫婉儿愤恨不已,抬脚便要教训奕小川道:“灵儿你不要害怕,让我知道奕小川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我一定为你出气!”

    冤枉啊。

    奕小川大呼冤枉。

    早在之前带灵儿进到奕府,便让自己的妹妹为灵儿处理伤口、擦洗身子,并换上了一身刚洗的衣服。

    奕小川怎么会是那样的禽兽。

    “衣服,穿着很不舒服。”灵儿十分单纯的抬起头,一脸不解的说道:“而且灵儿之前从未穿过衣服。”

    “灵儿我和你讲啊,首先不说男女有别,衣服也有很多好处的,再说……”闫婉儿见灵儿直摇头继续说道:“况且,穿上好看的衣服,人也会很漂亮,难道灵儿不想漂漂亮亮的嘛?”

    灵儿这才同意,乖乖穿上衣服。

    闫婉儿更是大声训斥奕小川。

    “我去带灵儿洗澡,重新换上一身干净衣服,你等回来我怎么收拾你!!!”

    收拾我?

    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么熟了。

    再说,这也不是我的错。

    奕小川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有些无奈。

    “江曲,你也看到了,目前灵儿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嗯,看来是问不出些什么了。”

    江曲摇了摇头,哪怕亲自去问灵儿本人,也毫无所获。

    在两人看来,灵儿是失去记忆,很是单纯的少女,怎么会和邪修们搭上边,更和棋灵什么的毫无关联。

    “你还要继续追查下去么?”

    “嗯。”

    “那要不要我帮你?”

    “入道赛马上开始了吧。”

    江曲也想让奕小川帮助自己一起调查邪修的事,但考虑到大赛在即,奕家家主一定不会同意的,而且奕小川本人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不可能让他继续和自己冒险,便摇头拒绝。

    “这个你带着。”

    江曲递来自己随身佩戴的玉佩,看起来价值不菲,而那玉佩之上更雕刻着奇怪的花纹,用手指轻轻抚动,瞬间展现出奇异的光芒来。

    “这是我非常珍贵的随身之物,我害怕邪修会对你和灵儿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只要你轻轻抚摸这玉佩,我便可知晓你的位置,随时过来。”

    “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