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四十七章 实力低调

    “地下赌场第一打手的守擂皇帝杜朗被击败,赌场一定输了很多钱,又丢了面子!”云上轩悄悄的同奕小川说道:“估计梦怜露面也是要重新组织一次对弈。”

    “为什么?”

    “堂堂的守擂皇帝被击败,自然是要找回面子啦,顺便再押上一些钱,补回亏空。”

    “原来如此。”

    奕小川随口应和着,心中暗想自己就已经击败过一次杜朗了。

    而伴随众人的惊呼声,人群自觉让开一条道路,分明看到那梦怜朝着他们这里走来。

    “我靠,我可没得罪过梦怜!”

    “我也是,我不会看错了吧,真的……真的是冲着我们来的。”

    “肯定是你!刚刚偷看梦怜,口水都留下来了,一定是惹怒了她,来找我们麻烦了。”

    见梦怜正是朝着奕小川、云上轩这一行人而来,那身边一个个保镖杀气腾腾,可绝对不好惹,更是互相指责,推卸责任,若真惹怒了梦怜,被挖去双眼,这可找谁说理去!

    “我看倒是为了我而来,我这般英俊帅气、潇洒,肯定是梦怜小姐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了我,只不过我心中早有他人……”

    靠!云上轩才是真男人啊!

    敢在梦怜面前大放厥词,连奕小川都佩服不已,不仅仅是云上轩的胆量,更是这宇宙第一自恋狂的秘制信心。

    ‘唰!’

    一抹白光闪过,喋喋不休的云上轩终于是闭了嘴。

    一柄极为锋利的小刀出现在云上轩的面前,只离眼睛不过几厘米之距,若是稍稍便宜半分,恐怕云上轩的眼睛已经保不住了。

    ‘咕噜’云上轩吞咽口水,他甚至都没有看到梦怜出刀的轨迹,来自地下皇帝的威压瞬间让云上轩怂了不少,本能的将双手举过头顶。

    “梦怜小姐。”

    两指轻轻夹住那柄锋利的刀子,小心翼翼的取下,并双手奉上,毕恭毕敬的将刀子原封不动的还给梦怜,奕小川心里更是清楚,云上轩还能活着正是梦怜看自己的面子。

    杀气无形间消散,云上轩更如胀起的皮球泄了气,身体一软,不是旁人扶住他,恐怕云上轩要当场瘫倒在地。

    云上轩发誓,这是他见过恐怖的女人,那股杀气,绝对是沐浴鲜血,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都不一定能拥有的血红气息。

    “还望梦怜小姐能给我一个面子,饶了我这朋友。”

    “噗。”

    刚刚还杀气腾腾的梦怜接过刀子,一下子又笑了出来,妖艳无比,眉眼间更是有着莫名的力量勾人心魄,那一笑足以征服所有的男人,只是现在见识过了梦怜那恐怖的杀气,还哪敢有人敢正面看梦怜?连偷看都要鼓起莫大勇气,更别提对梦怜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便是我的贵宾。”

    此话一出,不止是云上轩和他同行而来的朋友,更令在场所有人都震惊无比。

    那小子是谁?连梦怜都能给他面子。

    就记忆中,哪怕是三大势力之首的奕家家主奕阳德站在梦怜面前,恐怕也只是一起坐下来对等谈话的面子而已,而仅凭这小子一句话,就让梦怜奉为贵宾?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云上轩同行的朋友更是惊掉下巴,没想到这奕家少爷竟然攀上了那个‘刮骨刀’梦怜,他们可是刚刚出言侮辱了奕小川,若是让梦怜知晓了……

    想都不敢想。

    “小川哥,这可是我第一次真心实意的佩服你!”

    “你奏凯!”

    感情之前就是虚情假意的了呗,奕小川干脆一脚踢开云上轩,云上轩更是自知差点闯了祸,多亏了奕小川认识梦怜,否则那刀子上面插着的可是自己的眼睛。

    “真不知道你之前是怎么活下去的,谁都敢惹!”

    “小川哥说的是!”

    奕小川一身的鸡皮,之后还是找机会和云上轩说清楚好了,除了自己的妹妹奕雅还有三哥,其他以外的人可从来没有叫过自己小川。

    两人一前一后,在众人的瞩目之下一同跟随梦怜。

    而就在这个时候,万众瞩目的梦怜忽然牵起奕小川的手来,直接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那么下一盘棋就有请我们新一任的守擂皇帝奕小川对阵挑战者左明!!!”

    什么!

    奕小川?

    此时的地下赌场内大多是千里奔赴而来的外乡人,但奕小川的名字他们可是听说过,上一届入道赛的倒数第一!凭什么和冠军的左明下棋?

    “而且,我没有听错吧,那个废物少爷竟然是守擂冠军?”

    “嘿,外来的吧,虽然无法相信,但早在左明之前,奕小川就已经击败杜朗,夺得守擂冠军的称号,还害老子输了一大笔钱呢。”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都是不可思议的在讨论着,但也无法无视掉奕小川曾击败过杜朗的事实。

    而新一轮的赌棋也正式开始。

    上一届的倒数第一和冠军对弈,毫无疑问肯定是冠军的左明赢,就算是个傻子也能明白,这奕家废物少爷肯定会输的异常难看,想都不用想把全部身家押在左明身上就对了。

    可毕竟有着奕小川赢下杜朗的大冷门,而诸多流言蜚语又在混淆着奕小川的真实棋力,让一众人也是举棋不定,不知该押谁。

    奕小川此时如同被赶鸭子上架一般,本想低调一些,可梦怜自耳边吹来的冷风让奕小川不由的一哆嗦,自己可还欠着梦怜一个人情呢。

    就算想要隐藏实力故意输给左明,可偏偏又被梦怜看穿了想法。

    “我要你这盘棋,一定赢!”

    “梦怜小姐,你开玩笑吧……”

    “没关系,你若是输了,也只不过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罢了。”

    小小的惩罚?奕小川想都不敢想,凭借梦怜的手段究竟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而梦怜的表情也十分暧昧,微笑着看着奕小川,仿佛在说这盘棋关乎地下赌场声誉,没有输这一说,必须赢。

    奕小川心中宛如一万匹曹尼玛飞驰而过,纵使万般的不愿意,也还是在万众瞩目之下硬着头皮上了。

    本来想着今后一定要低调,可那句俗语怎么说来着。

    “哥想要低调,可实力不允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