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五十七章 修行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妖刀客江曲,似乎许久未见,又似乎只是昨天刚刚分别,经过江曲的解释奕小川才了解到,原来惹来青城派的段凉是因江曲的举荐。

    拥有如此深厚棋力和极佳天赋的少年,又同江曲一起击败了霍乱的邪修,却连段位都没有,如若从入道开始,三年又三年,恐九年之后才能达到斗力的段位。

    江曲一直觉着有亏欠奕小川,想为其做些什么,这才同段凉提议,看看有没有机会直接让奕小川跳段。

    “我想这其中一定是有些什么误会,你怎么可能是邪修呢?”江曲原本是好意,万万没想到莽撞做了错事,如此说道:“段凉那人脑子一根筋,只认棋理,为人处世更是一窍不通,我想其中一定是有些误会,我一定会和段凉解释的,小川兄弟你放心。”

    “我已经下了挑战书,无论怎么解释,我想这场对弈都免不了。”

    “那该怎么办……”

    奕小川所说的没错,段凉那个人认死理,现在奕小川是不是邪修已经不重要了,当众下了战书,还是被一个没有段位的毛头小子挑战,这可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连带着青城一派的尊严也受到了调薪。

    奕小川此刻也有些后悔,不应如此莽撞,但事已至此,根本无法回头。

    倒不如在离比赛开始前的这一段时间内,着重提升自己的棋力,争取能战胜段凉,以证自己清白。

    “一切因我而起,更无需感到任何的愧疚,与其去和那个死脑筋周旋,倒不如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教我下棋!”

    “嗯?”

    江曲一脸的不可置信自己所听到的,就奕小川目前的表现来看,江曲足以得出奕小川的棋力不逊于自己,且极有可能比自己更加的厉害。

    入道?

    棋修?

    不对。

    奕小川的真实水平极可能是斗力及斗力巅峰!

    前世中就有一个说法,只要能让对手四个子,就能成为其师傅,可江曲的棋力同奕小川相对比,别说让四个子,就是猜先也不一定能赢下奕小川,又何谈教棋?

    “小川兄弟,你太高看我了,别说是我,就是在这长都之中,亦或是你的父亲奕家家主似乎也没有资格当你的师傅吧?”

    江曲如此苦笑的说道,虽然不想承认,但奕小川的实力他恐怕是最了解的。

    但奕小川坚毅的眼神又似乎在告诉江曲,他没有开玩笑,而是真真正正的想要拜江曲为师,学习棋艺。

    而与其说是学棋,倒不如说学习如何应用象征灵、伴生灵。

    就奕小川所知,各门各派在门下弟子从入门开始,便有着一套标准的修行方法以锻炼自身的象征灵,伴生灵虽同象征灵有所差别,但在修炼的方法上也大同小异。

    虽然奕小川前世中就是职业棋手的水平,对标这个世界的段位足在入道、棋修、斗力之上对标段位‘通幽’,可在对象征灵、伴生灵的应用上简直就是白痴,这也是奕小川在这个世界中同其他人对弈屡屡吃亏的原因。

    若只是入道、棋修还好说,一旦面对斗力级掌握了完全体棋境的强者,没有灵儿的帮助,必定是被单方面的压制,屠杀,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击手段。

    无法在短时间内掌握对自己伴生灵‘阿尔法狗’的应用,那么对弈段凉的结果也可想而知。

    单单‘绝对领域’是完全不够看的。

    “原来如此!”江曲似恍然大悟一般说道:“棋力短时间内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应当和你的伴生灵有着很大的关系,而你现在完全不懂如何去运用,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听到奕小川的诉说,江曲一下子便明白了,怪不得当日在虚无之境中空有强横的棋力,但却对对手的象征灵没有一丁点的办法,原来是没有经过系统的修炼。

    虽然有很多不合常理的设定,但江曲还是不打算细问关于那伴生灵的细节,一直苦于没有办法补偿奕小川,此刻也下定决心要当奕小川的师傅,教会奕小川对伴生灵的运用!

    江曲一扫之前的阴霾和不愉快,再次恢复了那一副爽朗的笑容,轻轻拍了拍奕小川的肩膀。

    “你天资聪慧,又得如此强力的伴生灵,只要稍加指导,这短短的时间内能击败段凉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还等什么,就在奕府好了,单找个僻静的房间中马上开始!”

    “嘿嘿,不着急。”

    奕小川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一直以来自己的伴生灵阿尔法狗都是散养的状态,如若能彻底激发阿尔法狗的潜能,自己的棋力也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且当时同左时对弈中不经意间下出的‘震七星’也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江曲,能得到江曲的帮助简直不要太开心。

    可江曲摆了摆手,叫奕小川不要心急,随后神秘兮兮的让奕小川跟着他。

    “时间紧迫,我们不是应该要马上修行么?”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可……”

    江曲在前拽着奕小川大步流星走向长都街道,不是奕府的方向,却相反走到了闹市区,周围人声鼎沸,十分吵闹,这同学棋修行完全相违背的啊。

    试想在这一片人声鼎沸的闹市区中,连精心做死活都是难事,又如何修行。

    “这就是我教给你的第一课,你看。”

    顺着江曲所指,奕小川能看到街头角落中三三两两各几棋摊,棋盘之上黑白双方更是你来我往,杀的痛快。

    “如果说按照你的想法,那么那些人应当被吵的下不了棋才对,可他们现在可是排除了周围的一切杂念,专心于棋局之上!”

    果然,仔细观察之下似乎能看到黑白双方的棋手身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膜,而就是这一层膜将周围的一切隔绝在外,让棋手专心于棋局之中的厮杀,心无杂念。

    “可这又跟我们的修行有何关系呢?”

    “这就是棋境的雏形!”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