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六十二章 师徒

    “嘶……这。”

    伴随‘啪’的一声,一子定乾坤,望着棋盘江曲和奕小川两人心中已然有定数,角部被绝杀,已然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性。

    不觉间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可这也抵挡不住棋手的热情。

    不过一个不起眼的街边棋摊,此刻却足足围了十多号人,这可跟前世中公园大爷下棋有着本质上的差别,你可见过这学棋十多年的人被一个七八岁小孩暴虐的情形?

    不是什么天才横冲出世,更不是什么隐匿的绝顶高手跑来街边炸鱼。

    眼前的小孩子不过随手一步打吃,便完成了胜利宣言,粉碎掉了对手所有的翻盘可能,自信满满的长舒一口气,这样无法让人相信的事情就发生在众人眼前。

    “天啊,这是哪家的门徒,这么厉害!”

    “听说那孩童中午还是个臭棋篓子,这晚间就虐遍了这一众高手。”

    “不可能吧?”

    “快看,那人可不就是妖刀客江曲,那也难怪。”

    一众路人叽叽喳喳谈论个不停,有人猜测这小孩一定是要那妖刀客的徒弟,不然怎么这么厉害,又有人猜测是哪家雪藏了绝世天才,这才参加实战打算在比赛中一展拳脚,更有人者不信邪,非要拉着业嚷嚷着在下一盘。

    可他们哪里得知,眼前这孩童,仅是奕小川的伴生灵。

    若是让他们知道了自己被一个伴生灵爆虐,恐怕有苦都没地方说去,早就喊爹骂娘了,这实在是太过丢人。

    下了整整一个下午,连看棋的奕小川都感觉有些许疲惫,可此时的业依旧是兴致满满,可谓来者不拒,哪来自称的什么什么高手,都是照虐不误。

    天色渐暗,也是时候回家了。

    奕小川赶紧拉住还要下棋的业,不顾后面还排着队挑战者的叫嚷,同江曲钻出熙熙攘攘的人群之外。

    “我本以为怎么着也得是一个礼拜的紧急特训,万万没想到你仅那么一会就唤出了象征灵。”江曲无奈的同奕小川说道:“一下午的时间又培养出了这么一个小怪物来,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江曲无奈的摇了摇头,同奕小川说着自己已经没什么可以教给他的了。

    “自古便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说法,在我心里您已经是我的师傅了。”

    “哈哈,言重了。”

    江曲不知今日第几次苦笑了,客气的互相寒暄了几句,两人告别也都打算打道回府。

    毕竟关于业的问题还有很多,再加上之后同青城派段凉的对弈,时间紧迫,也没有闲心瞎逛的时间。

    不过,江曲还是拍了拍奕小川的肩膀,面色凝重。

    “嗯,怎么啦?”

    “同段凉的对弈无论输赢,对你们奕家都没有好处。”

    进过江曲的解释,奕小川对于段凉的性格也有所了解,棋痴。

    所有修棋之人对棋修的憎恶程度不言而喻,虽然其中的误会江曲不得而知,但若是被那个死脑筋认定是邪修,恐怕怎样解释都行不通。

    奕小川心里自然知道这场对弈的重要性。

    在入道、棋修赛上,不乏奕家家主,也就是自己的父亲奕阳德那般‘斗力’级巅峰的高手,只要动用灵儿的力量,恐怕会被一眼看穿,被所有人认定为邪修,当场斩杀的厄运难逃。

    而单凭‘业’的力量,又不知究竟能不能击败段凉。

    若是输了,也必定会被认为之前的对弈都是靠作弊赢来的,而若是赢了则更为麻烦。

    青城派同长都三大势力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像是长都中奕家、芮氏、长月盟也只是负责教教入道、棋修级别的启蒙和入门,而想要拜入青城派起步就要你棋修巅峰实力,半脚迈入斗力级的天之骄子,各个小势力的天才级棋手。

    堂堂青城派斗力级别的代表输给你奕家的废物少爷,还是往届比赛的倒数第一,这算什么事?

    若是传了出去,段凉个人声誉事小,有损了青城派的颜面可是大忌。

    这正是这场对弈棘手的原因,无论输赢哪个结果,对于奕小川都是颇为麻烦。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但愿如此。”

    告别了江曲之后,同业一起回奕府的路上,奕小川一直低头思索对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正如刚刚所说,无论哪种结局对于奕小川来讲都只有两个字。

    死局!

    “不想那么多了。”奕小川轻轻摸了摸业的小脑袋道:“当务之急还是要快速提升你的实力,以应对接下来的困局。”

    “师傅,我还能像今天这样随心所欲的下棋嘛?”

    “师傅?”

    奕小川有些惊讶,他倒是好奇过在业的眼中,奕小川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

    对于奕小川来说,阿尔法狗不过是自己的伴生灵,是工具,但其拥有了灵智,进化成了‘业’也自然不可能在把他当成AI来看。

    而业的诞生又是以奕小川的棋力为滋养,那应当是父亲,可又太奇怪了。

    主人?

    奕小川感觉十分不适应,相比灵儿,也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佣人或是奴隶,而更像是亲人一般。

    “怎么了,师傅你不喜欢这样的称呼,那我改就是了。”

    “没有啦,倒是有些意外。”

    “我看您对江曲就十分尊敬的喊师傅,我想江曲对您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人吧。”业忽的眨了眨双眼道:“师傅您也是我十分重要的人呢!”

    “哈哈哈。”

    奕小川爽朗的笑着,想不到自己也有一天有关门弟子。

    回想起前世中的自己,虽是职业棋手,但却是十足的老末,多少年来成为无数天才的垫脚石,没想到也有这么一天会有自己的徒弟。

    从业喊奕小川师傅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有把业当成是自己的伴生灵或是AI,而是亲人。

    没错,奕小川是打心底的觉着开心。

    “酸的我都要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孤儿呢。”

    “我呸,你忘记了是谁把你救回来的?”

    灵儿的吵闹声在耳边回响,奕小川回家的途中也不会感到无聊,和灵儿吵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