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六十六章 AI理论

    “怎么了,面对你的父亲还要有所顾虑么?”

    奕小川的确有着自己的顾虑,但面对父亲少有的温柔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半空中拿着棋子踌躇的手终是落下。

    “奕雅仔细看,对你的棋是有帮助的。”

    “嗯嗯,我自然会牢牢记下的。”

    一旁观战的奕雅十分认真,三哥奕拓也是紧盯着棋盘。

    这短短的时间内奕拓也没有闲着,先是跑到段凉那里交涉,可段凉这个棋痴根本油盐不进,死认定奕小川就是邪修,青城派其他同行的师兄弟也根本没有当作一回事。

    而当他把奕小川同段凉对弈的始末缘由全部告诉父亲时,本因为会大发雷霆,但父亲出乎预料的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

    今日突然要同奕小川对弈,连奕拓也搞不清其中的缘由,不知父亲是何想法,但也正好借助这次的对局看清奕小川的棋力。

    来了!

    无风自动,分明感觉不到任何的风,此时奕小川的衣衫却无故飘起。

    连只有入道水平的奕雅都能感受到奕小川身上猛然爆发的棋力,十分恐怖。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只是短短的时间内,奕小川的身上竟然发生如此变化,而此刻棋力还在暴涨!

    “嗯。”父亲抬起头来饶有兴致的看着奕小川,但还是摇了摇头道:“还不够。”

    奕小川当然知道父亲所指是何,刚刚三哥在父亲耳边说了些什么,应当是告知了自己拥有棋境的事实,可这也是奕小川有所顾虑的原因。

    父亲奕阳德的棋力绝对有斗力巅峰,甚至超过斗力的级别到达更上一层的‘通幽’。

    而同为斗力级别的段凉仅凭外泄的棋力便能判断出奕小川拥有‘摧心黑炎’这种至邪的邪修力量,如若展开棋境,不知道会不会暴露。

    见奕小川仍有顾虑,父亲奕阳德还是沉默不语,不知心中作何想法,只是淡淡的拿起棋子,稳稳落下,专心棋局。

    父亲奕阳德执白,奕小川执黑,双方的对局正式开始。

    面对斗力之上的高手,奕小川绝对不敢轻敌,选择了自己最为擅长,也是势地选择变化更加丰富一些的星小目布局。

    棋风变幻莫测是奕小川前世中活跃在职业棋坛上的代名词,往往能根据对手的风格特点适时的调整战术,再加上新时代最新的AI理论作补充,奕小川也有足够的信心在面对任何对手都能利于不败之地。

    而父亲所执白棋向小目的布局下,在面对小目高挂则选择更为稳健的托退定式抢到先手后再次守角,与奕小川的小目大跳守角形成对围之势。

    “注重实地的那一类棋手么?”

    奕小川凝视棋盘,低头沉思,在外人看来不过几手棋并不能看出什么,但奕小川此刻却已经敏锐的察觉到父亲的棋在拆边上多选择三路。

    能看到左下角白棋两边拆开已然有大模样之势,而拆边讲究高低配合,多在三路拆边虽然实空更加可靠,但也给了奕小川破坏大模样的机会。

    肩冲!

    极具AI时代风格的一手棋,跳出了金角银边草肚皮的固有思维,破坏对方大模样的同时,如若对手此刻软弱,选择了继续防守拿空,那奕小川也可顺势取势,并确定之后的战术!

    只可惜,奕小川面对的并不是只知棋理的菜鸟,而是长都三大势力之首的奕家家主!

    自然不肯在这里软弱,而是强硬的贴住,不给简单取势的机会,奕小川也顺势一跳,简要处理,随后脱先在别处再寻找机会。

    “这里是可以脱先的么?”奕雅首先提出自己的疑问:“书中所写,下棋一定要连贯,既然选择了肩冲,至少也应该在局部定型以后再脱先嘛?”

    “我也不清楚。”

    奕拓不敢轻言,在他的记忆中,包括奕家的长都三大势力都没有如此风格跳脱的下法,也不知奕小川师从何处,这棋下的实在奇怪,还需要继续往后看。

    实战中,父亲所执白棋,再次托入小目大跳守角的扳沾作交换,随后一虎在角上做活。

    而奕小川则再次选择了脱先,在另一边上飞震!

    在奕小川的视角中,这种大模样作战的局面下,局部死上一子无关痛痒,一定要抢到先手,这也是AI围棋理论的重要一环,无数定式被推翻的原因之一就在于AI会认为在布局阶段,先手是非常重要的!

    而这个时候跳出局部观察整个局势能发现奕小川的黑棋已经有了极其恐怖的大模样,包括两条边和整个中腹,这是在逼着白棋打入!

    这就是奕小川的战术!

    既然是实地型风格的棋手,那就在布局阶段抢得先手围出大模样来,逼着对手打入,在并不擅长的领域内和自己缠斗寻找机会。

    “哈哈哈哈,很有意思的棋。”

    父亲奕阳德在此刻竟然忽的大笑起来,望着已经陷入劣势的棋局非但不紧张,而是笑的那般开心。

    这让兄妹三人也是十分吃惊,能清楚的感受到父亲的喜悦,一向严肃、认真的奕家家主可很少笑的这么开心,没想到今日同自己的儿子下棋,竟这般享受。

    没错,正是享受。

    奕小川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但还是说不上来。

    “从来没有下过如此开心的棋,奕小川你真是长大了。”父亲笑的十分爽朗的从棋盒中再次摸出一枚棋子的同时,随即话锋一转道:“看来我真的是被小瞧了呢。”

    ‘啪!’

    这一手棋,让奕小川真正的让自己意识到了错误。

    肩冲!

    同奕小川的肩冲针锋相对,且更具威力和气势并带着满满的杀意而来,势要破掉奕小川精心布局的大模样!

    这不应该是注重实地型棋手能下出来的棋。

    这就是奕小川错误的点,他现在要重新评估对手,而伴随这一手棋的落下,无形的威压阵阵袭来,刚刚还开怀大笑、面容和善的父亲,此刻则宛如一尊杀神,正提起染血大刀,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