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七十六章 虐杀取乐

    “呜呼!长都祥瑞大酒楼的饭菜果真一绝!”

    正好在上午的比赛进程结束以后,遇见左时和云上轩,伙同芮牛和闫婉儿,干脆一起吃个午饭。

    奕小川上次在赌场中的佣金拿了不少,再说也是个少爷,吃的自然不能寒酸,干脆直接来到祥瑞大酒楼,怎么也是个VIP。

    “干杯!”

    舔酒入口,虽说带着些许酒精,倒不如说是果味的饮料,入口十分甘甜,据说长期饮用对棋力上涨还有一定的帮助,十分神奇。

    通过云上轩的介绍,奕小川这才得知棋修赛的完整赛制。

    除了分为先锋、副将、主将的擂台赛以外,还会根据当年的参赛人数,分成大大小小若干赛区,算是海选,只要能在当前赛区取得名次就能获取棋修段位,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在这个世界当中,小门派只能负责教授启蒙和入门,根本原因在于绝大多数更为高阶、极品的棋谱都掌握在大势力的手中,有了高端的教育资源也等同于垄断优秀的师资和生源。

    所以所有渴望在围棋上有更深一步造诣的少年,几乎是挤破头都想加入大门派以获得更优秀的资源,比前世中的冲段少年竞争更为激烈。

    赛区比赛不过是海选,只有在自己的赛区获得冠军才有资格进入决赛,届时各大门派都会派出负责人前来观战,招收优秀的人才。

    “那碧如你我若是在同一个赛区相见,岂不是只有一方才能获取资格了?”

    “这就是这些大门派的手段了。”

    面对奕小川的疑问,云上轩故弄玄虚,但随即被闫婉儿打断,同奕小川解释了一番,原来为了避免人才流失,长都各门派都会内定出一个赛区的冠军来,也就是说在赛程安排上就会避免有天赋的棋手之间的对弈!

    “原来如此。”奕小川低头沉思道:“大势力绝对要比小势力在赛制安排上更有权利,那岂不是……”

    “诶,小川兄,这你就多虑了。”

    云上轩自然知道在这种内定冠军的情况下,会出现浑水摸鱼、滥竽充数,随即解释这可是三年一次最为重要的盛典,可是汇聚了一片区域内的所有人才。

    内定的赛区冠军,之所以是内定的,正是因为在同龄人有着绝对的实力,每一个都可以用天才去形容,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毫无例外,在场的左时、云上轩包括芮牛、闫婉儿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是金字塔顶尖上的存在,只有奕小川超出所有人的预料,超脱赛制的例外,所以才会不理解其中的门道。

    酒足饭饱之后,途径祥瑞酒楼的第三层,耳边传来一众酒客激烈的讨论声,也让奕小川一众人来了兴趣。

    此刻,祥瑞大酒楼依旧延续了传统,会在第三层相约高手对弈,以供一众来此吃饭的食客谈棋、赌棋、赏棋,如此重大的盛典下,比赛中有质量的棋谱当为首选。

    “快看看,是不是本少爷的棋谱。”云上轩自觉人气高昂,食客们所谈论的必定是今日自己在赛场上的表现,不由的挺了挺胸膛道:“今天上午我发挥的还不错呢。”

    “我倒是左时的棋谱可能性很大。”

    刚出赛场的时候,便见到有棋手在芮氏棋院外兜售左时的棋谱,毕竟宇宙流的下法实在太过奇特,不仅仅很多人好奇,还有那些将左时视为最大敌人的对手想买来作参考。

    可万万没想到,此人并不是哪家知名门派的王牌棋手,却年纪轻轻便在赛场上展开棋境!

    要知道,只有棋修级巅峰才能参悟棋境的奥妙,一旦完全掌握棋境,实力足以到达斗力!没有获取棋修段位,且还如此年轻就能完全展开棋境,绝对可以用天才去形容了,怪不得周围的食客如此激烈的讨论。

    “是和你同等级别的高手呢。”

    闫婉儿不免打趣道,这事情若是发生在往年,除了奕小川以外的在场几人也同样都会震惊无比,但也只有这几个人知道,这样的怪物面前就有一个,与之相比,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奕小川一众人也来了兴趣,距离下午的赛程还有很久,倒不如观摩一下这位名不见经传高手的棋谱。

    只看棋谱完完全全是一面倒的碾压,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碾压同龄人在场几位都能办到,不觉得所谓能展开完全体棋境是瞎传的。

    “指导棋。”

    奕小川指出几手棋随即向众人解释,也只有奕小川这个水平的人能看出来,这盘棋是不以胜利为目的的,且仔细观察下来,奕小川竟然发现这和指导棋还不一样。

    “他只是在单纯的戏耍对手,嘲笑对手的无能!”

    一经奕小川的解释,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其中的确有几手棋很有问题,比如在对杀的关键处,完全没有理睬对手,反而是走在另一边的一路线上,本以为只是不小心落错位置了,可拥有棋境的强者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这是已经将所有的变化了然于心,料定对手已经完全没有活路,哪怕让你连走三手棋也绝对是死棋的绝对自信。

    恐怕如果比赛允许,那人会干脆停上几手棋,以此在棋盘上嘲弄对手。

    如果是芮牛这般脾气火爆的棋手被如此挑衅,结果上还是被虐的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恐怕一定会心态崩溃。

    果然。

    听一旁的人讲,在比赛上,将对手拉入棋境后似乎遭到了什么非人的折磨一般,出来后完全双眼涣散无神,直接一头栽倒在地,斗志全无。

    “这样的人在名门正派的眼中是心术不正,更是不入流的小流氓才会以虐杀对手为乐!”

    闫婉儿极力斥责这种人,围棋不应该是为了满足自己私欲的工具!

    而芮牛更是不屑这种流氓行径,要赢就应该堂堂正正,漂漂亮亮的击败对手。

    奕小川内心再次涌现出不好的感觉来,总感觉事情并不会那么简单,这次的比赛恐怕一定会出现什么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