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九十章 谩骂

    “你是真的想帮我?”

    “这点毋庸置疑。”

    奕小川不敢相信段凉竟然为他做到了这种地步,明明前一天还是刀匕相见的敌人,誓要干掉对方才会罢手的死敌,可如今竟然又这般作为。

    “我十分确定,奕家邪修霍乱同奕公子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段凉把头深深的埋低道:“你也是受害者,可一直以来我都单凭自己的短见对阁下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这才打算赎罪。”

    “好,那我就再信你一次,你的另一条手臂等我逃出长都之后再卸掉也不迟。”

    “感谢您能原谅我。”

    奕小川刚想反驳对方,才没有这么轻易的原谅段凉,可段凉说罢另一只手扶住已经断掉的手臂,伴随‘咔’的一声,就那么一用力,竟然把断掉的手臂接了回去。

    这么一番操作看呆了奕小川,666啊。

    看来说叫段凉欠他一条手臂还是太轻了,哪有这么玩的,说接就接回去了。

    “时间定在明天正午处决之时。”

    “还有些时间。”奕小川说着就要走出牢笼。“我还要跟我的父亲告别。”

    “不可!”

    段凉立马拦下奕小川。

    既然是要隐藏身份逃离长都,在离开之前都必须听从段凉的安排,老老实实的呆在牢笼之中,毕竟这个监狱内外的看守都是青城派的人,绝对安全。

    “只是……”

    “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为了明天能成功逃离长都,还请您忍耐。”

    奕小川刚刚提起的心情再次被压了下去,他无法想象自己的父亲已经失去了儿子还有小女儿,再亲眼目睹小儿子的奕小川被人砍下头颅究竟会遭受怎样的打击。

    一想到此处,无法抑制的悲伤再次涌上心头。

    还有妹妹奕雅,根据父亲所说,是被那血面掳走的。

    奕小川发誓,从长都之中逃离以后,一定要去找血面算账,找回自己的妹妹!

    “那就这么定了,请你在此处安心等待,这里是绝对安全的。”

    “嗯。”

    得到了奕小川的应允,段凉这才放下心来,命令心腹提供食物、水,并找来药品为奕小川包扎。

    棋力的飙升对身体的增幅无疑也是巨大的,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奕小川预估自己已经有斗力级的实力,而一旦到达这个级别,只要不是心脏爆裂或是头颅粉碎这种致命伤害,不管受到其他再严重的伤都能缓慢愈合。

    不多时,皮肤之上的伤口便已经全部愈合,结疤迅速脱落,五脏六腑所受到的内伤包括骨骼碎裂等也在逐渐痊愈,想必明天正午之前就能好的七七八八,活蹦乱跳的了。

    “可……即使逃出了长都,又该去哪里呢?”

    这才是奕小川眼下最重要的问题。

    长都是他的家,离开了长都,那以外的世界对于奕小川来说是完完全全的未知。

    说是要寻找血面报仇,并找回妹妹奕雅,可又谈何容易。

    这世界广阔无边,那么多势力遍布的名门正派还有比自己实力更加厉害的人都没有完全铲除邪修,自己又从何找起。

    而那血面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了斗力之上的通幽,只要他想认真,杀掉自己犹如捏死一只小鸡一般容易,就算找到了他,又该怎么办。

    一切的一切都让奕小川头疼不止,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就一起浪迹天涯去好了!”

    “你以为这是武侠小说啊。”

    灵儿天真的话语也让奕小川得到了些许安慰,烦闷的心情得到缓解,同灵儿拌嘴的同时,奕小川也再次注意到了血面给予自己的那枚戒指。

    这或许是自己同那个血面唯一的联系。

    心中已然有了注意,奕小川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点了点头。

    “你又在想什么坏注意?”

    “我心中所想,你当然知道。”

    “嗯嗯,很刺激,我喜欢!”

    灵儿显然是十分赞同奕小川的想法,当即表示同意。

    漫漫长夜也不是那么难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扯皮,算了算时间就过去了一整夜,身上的所有伤口几乎愈合完成,而陷入沉睡中的业也再一次苏醒。

    可以说,仅仅过了一夜的时间,奕小川便从重伤的状态完美复活。

    而这个时候,牢门再次打开,段凉领着一大批各家势力的弟子前来拿人,奕小川心中知晓已经到了时间。

    将段凉给予自己的幻灵珠小心塞入怀中,而在这之前,双臂就已经被段凉的心腹再次插上用以锁住棋力的黑签。

    “哼,奕小川,你死到临头了!!!”

    “快快出来受死!”

    “你个可恶的邪修,今天就要把你就地正法!”

    “你笑什么?”

    为首之人狠狠的将奕小川推出牢笼,更是一脚踩在奕小川的头上,自知不能轻易暴露,即使受此侮辱,奕小川还是忍了,呵呵的冷笑声得到的是更加暴力的对待。

    阳光挥洒而下,刺的奕小川睁不开双眼,已是正午时分。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奕小川抬上囚车,并再次附加了多根黑刺,整个刺穿奕小川的皮肤,防止逃跑。

    痛苦实在经历的太多,奕小川已经有些麻木。

    “快看,就是那个家伙。”

    “邪修余孽!”

    “可恶的邪修,你还我儿子。”

    奕小川的出现立马引起了长都人的怒骂声,臭鸡蛋、烂掉的白菜,甚至是随手的垃圾,更有人者直接冲着奕小川扔出石子。

    那老妇人更是直接拦在了道路中央,双眼都已经哭肿了,哭着喊着要奕小川还他儿子的性命。

    “对不起……”

    “呸!”

    奕小川的道歉随即引来的是更加厉害的谩骂声。

    石块一下又一下砸在身上,奕小川全然不顾这一点疼痛,反而是四下观察,寻找着父亲的踪迹。

    “没有来么?”

    也许父亲也知道自己无法承受亲眼目睹儿子被砍下头颅的打击,干脆呆在家中。

    奕小川心中无限的伤感,但眼下没有时间惆怅,在所有人都未察觉之时,已然偷偷向着怀中的幻灵珠注入棋力,这可是一会逃跑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