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九十三章 打趣

    “呜呜呜呜呜,狼狼那么可爱,你们怎么可能……”

    棋力化成无数碎小颗粒,在灵儿的精确控制下附着在左手之上,再次催动灵力运转,使细小的棋力颗粒互相摩擦碰撞,竟凭空做出一把链锯来。

    手起刀落,轻松割开座狼的皮肤,取其中最鲜嫩的肉来,用不易点燃粗壮的铁木枝穿过,再用采来灵草的汁液均匀涂抹,熟练的架在燃起的火堆上烘烤。

    不过多时,芳香四溢,那纯粹的肉香要把人的馋虫勾出来。

    见两人手上沾满鲜血,那小姑娘不由的哭的更厉害了。

    “喂喂,奕小川你倒是管一管啊!”

    “你捡来的孩子,要管也是你管。”

    “啧,吃饭的好心情都没了。”

    灵儿似乎被哭闹声吵的有些烦了,深吸一口气,强逼着自己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来,缓缓走到那小女孩的面前。

    “你看啊,那头狼刚刚还想要伤害你,那我们想要吃掉它是不是也合情合理呢?”

    “不对!”女孩猛的一把推开灵儿哭喊道:“师傅告诉我,众生皆有灵气,那头狼可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你怎么忍心下的去手。”

    “可它……它只是一个畜生……”

    “我允许你这么说它!它同我们一样,也会有自己的爸爸、妈妈,或许还有一只深爱它的母狼,甚至他们的孩子还都没有满月,一想到年幼的小狼失去了自己的父亲,我就感到痛心。”话锋一转,那小姑娘直接冲着灵儿大喊道:“你呢?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一点没有愧疚之心么?”

    “啊这……”

    灵儿被说的哑口无言,听着好像有点道理,可又觉着哪里不对劲,仿佛都是自己的错误一般,无法反驳。

    奕小川在边上听着直摇头,这就是标准的道德绑架啊,歪曲事实,把自己立在道德高点上批判对方,若不看着对方只是一个小屁孩,奕小川甚至觉着是前世中哪位女拳大师穿越了呢。

    灵儿究竟是太年轻了。

    “你和那个小屁孩说这么多干嘛,再不吃肉都凉了。”

    “我呸,你才是小屁孩,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

    那女孩一听到奕小川说她是小屁孩,不知搭错了哪根筋,蹭的一下子跳起来,把奕小川手中的狼肉打翻在地,哭闹不停。

    这妥妥的熊孩子啊!

    也多亏奕小川脾气好,不然早就揍她了。

    从女孩的哭诉中奕小川也得知这小家伙叫做什么南宫悦可,说是跟家里人走散了,但从她身上价值不菲的服饰上来看,再加上如此大小姐一般蛮不讲理的性格上足以判断出一定是从哪个王公贵族家里偷跑出来的。

    “噗……南宫悦可,什么玛丽苏名字。”

    灵儿听到那女孩名字的时候,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说出了奕小川也憋在心里的吐槽。

    南宫悦可似乎也吵闹的累了,再加上刚逃命的惊吓,此刻还想哭,可却哭不出来泪水,只能嘶哑着嗓子干嚎。

    “怎么?累了,小家伙?”

    奕小川递上去刚刚拷好的狼肉,那南宫悦可也算是有骨气,口水都要留下来了,还是十分别扭般猛的把头別过去,看都不看一眼。

    等灵儿和奕小川两人酒足饭饱之后,处理了座狼尸体,渐生困意,也不搭理那南宫悦可,依着燃起火堆,靠着树干,干脆直接闭上双眼,这么凑合一宿也不错。

    假意闭眼,奕小川可不会就这么睡着,而是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那小家伙的动作。

    虽然那南宫悦可蛮横无理,但他奕小川为人大方,自不会跟小屁孩计较,也不真的打算就放着她,半夜被狼叼了去,奕小川可是会受良心谴责的。

    “睡着了?”

    那南宫悦可见奕小川不搭理自己,灵儿一个闪身莫名的失去踪迹,不免有些害怕的凑近奕小川身边,小心翼翼的用手指轻轻碰了碰奕小川。

    可奕小川干脆直接翻了个身,理都不理她。

    “嗷呜——”

    耳边再次换来狼嚎,南宫悦可跟自己妹妹奕雅一般年纪,如此年幼又经历过刚刚的生死存亡,自然无比害怕,思考再三,还是扯了扯奕小川的衣角。

    “呜呜……呜,你们……”想了半天不知说什么是好,小脸憋的通红,再加上疲惫和饥饿,不知所措下又再次哭了起来:“你们都欺负我,我宁可……宁可死在外面……”

    “吼!!!”

    “怪物啊!!!”

    灵儿突然出现怪叫,直接把南宫悦可吓了一大跳,整个人死死抱住奕小川,把头深深埋了进衣服之中,更能清楚的感受到小家伙的身体在不断颤抖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闹了,灵儿!”

    大声训斥着灵儿的同时,那南宫悦可终于意识到不是什么怪物,而是那个可恶的女人。

    即使身体还在不断颤抖着,可依旧抿着嘴唇,含着泪水强撑疲惫的身体。

    “你要是听我的话,我就给你找吃的,再给你找一个能安稳睡觉的地方好不好?”

    “也……也不是不可以。”那南宫悦可终于松了嘴巴道:“但我要睡在温暖的大床上!”

    这荒山野岭的上哪去给她找一张大床,这可愁怀了奕小川,但总归这小家伙不闹了,肯听自己的话,也算能安稳的度过一夜。

    点头应允,南宫悦可紧张的神情这才得到舒缓,死死的抓住奕小川的衣角,怎么说都不放手了。

    “哦!我说就不行,这个小屁孩说你就听!”灵儿表达出被区别对待的不满道:“好你个奕小川!”

    “那怎么办?这小家伙又不能丢在这里,你去给她解决问题去?”

    “我可不。”

    灵儿可已经知晓这小家伙的厉害,一听到要交给自己直摇头。

    背上南宫悦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在这深更半夜也只能冒着风险给这个小家伙找个旅店,等明日一亮天,再找个靠谱的人帮着找到其父母。

    打定主意,奕小川和灵儿两人钻出丛林,顺着大路快速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