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来了······要来了啊。”

他都已经坐到角落里了。

他坐在这里当然不是因为迟到,就算迟到了也有办法跑到自己班级的座位上去。

可不就是为了防止自己爷爷叫自己上去炼丹么。

邱铭炎笑了笑:“大家都安静一点,这次并不是我亲自炼丹,而是找一位大一的学生,让他进行炼丹,我来指导他。”

“哗——”

原本听到邱铭炎不亲自炼丹的时候,众人还有些失望。

可没过多久又一个劲爆消息传了出来。

亲自指点!

“看吧,我就说是这样。”邱月光无奈,已经开始整理起了衣服,生怕一上去就给自己爷爷找到了空子。

王陵虽然全程都在听讲,但是前一排的讨论声还是全部传入了他的耳中。

“这么有意思?”王陵双手交叠搭在前排的椅背上,已经做好了看戏的准备。

邱铭炎环视一众,做了个压低的手势,示意众人安静一些。

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挑选的这位同学,是我们炼丹学院整个大一新生中,炼丹能力最为出众的一人,毫不夸张的说,也许有的大二学生都比不过他。”

邱铭炎的话一瞬间就引起了众人的兴趣,也有一些大二来听讲的学生表示不服。

“爷爷他这么说干什么啊!”

邱月光顿时羞红了脸,虽然听到爷爷这么夸自己他也挺开心的,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怎么能好意思。

“嘿嘿,可不是吗?你可是取得了华夏炼药新秀赛的冠军啊,吊打了帝大和魔大的一众天才,说你是整个华夏这一届炼药最出众的一人都不为过啊!”

冯立果笑呵呵的,看热闹也不嫌事大。

王陵也眯起眼睛,感觉这个院长还挺有趣的嘛。

“那么让我们请他上来吧。”邱铭炎看向一个方向。

邱月光捂着脸,知道这一切都要逃不过了,竟是主动站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也纷纷看了过去。

“一个月没来报到的那位王加尔同学。”邱铭炎嘴角勾起,突然看到自己的孙子竟然也坐在那,有些诧异,但是也并没有多大反应。

但是心里比较欣慰,他终于不逃课了啊。

邱月光愣住了。

在后面看戏的王陵也愣住了。

王陵:“???”

不是,关我啥事?

你叫的是王加尔,关我王陵啥事?

随着邱铭炎的话音落下,场内突然响起一阵轰鸣。

控制后台的导播也一点不嫌事大,直接把光照在了王陵的脸上,漆黑的礼堂中这一道光格外明显。

“王加尔?怎么这名字这么耳熟?”

“能不耳熟吗?!那个双府之争的正式队员啊!大一的那个!”

“卧槽!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啊!”

“就是之前一直被其他学院议论的那个,炼丹学院的主力队员?”

“卧槽?!这么一看好像还真是他啊?!”

这番情况之下,王陵捂着脸想藏都藏不了。

“啊哈······那什么,这就不用了吧。”王陵感觉有些尴尬,但还不至于怯场。

什么场面他没见过。

多大点事。

只不过他是真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炼药实力。

毕竟每次都好像能破个什么记录,之前都是自己的熟人还好说,现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真要炼制,那来个黄阶八九品的就够了?

邱铭炎笑了笑:“看来这位冠军同学还有点害羞啊,让我们给他一点掌声鼓励吧。”

“啪啪啪啪啪——”

在场众人显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更何况这种热闹还有利于他们炼药能力的提高。

自然要推波助澜一下。

王陵无奈地叹了口气。

原本听到前面的两人交谈,他还不相信邱铭炎是一个那么坑的人。

现在他才发现。

这是真的小心眼啊!

之前梅校长让自己小心一些,他还有些不明所以。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

自己一个月没来报到,还真把这位院长给得罪了。

不过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来听公开课的啊?

王陵带着满心的疑惑,微微站起身来:“那就献丑了······”

看着王陵走上去,邱月光愣愣地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怎么不是让我上去啊?

邱月光虽然很不想上去,但这不代表他想让别人上去啊。

邱月光能取得现在的成就,心中难免有些傲气,现在更是听到自己爷爷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了别人。

自己还自以为是地站了起来,脸都丢光了!

邱月光满脸通红,尽是不服气。

“月光,坐下,坐下!”冯立果急忙将邱月光拉下来,看着阵阵出神的邱月光,冯立果心里也不好受。

“院长他怎么回事?这一代最强的天才炼药师不是你吗?那个王加尔算什么东西?”

冯立果很是不服气。

他一直比邱月光差上一届,但他也在华夏炼药新秀赛上取得了前十的成绩。

邱月光比他强,有人比邱月光强,那不就是比自己强吗?

他也不服气!

“你别急,你爷爷肯定别有用意,这个王加尔我也认识,战斗实力非常可怕,能进入校队肯定有自己的本事······但是他也才修行了半年多,能把实战能力堆到现在这种程度,肯定没工夫研究炼药的!”

冯立果帮邱月光分析着:“他报炼丹学院,估计只是为了掏取一个噱头,炼丹学院的学生进入校队成为正式学员,这是多大的新闻啊,你不用担心,他的炼药技术肯定很垃圾,等着看他的笑话吧。”

冯立果的一连串话语,让邱月光好受了不少。

不过手在底下仍旧攥着拳头,心中很不服气。

这不是刚刚自己搭话的那个人吗?

没想到他竟然是那个王加尔。

可恶!

邱月光深吸一口气,感觉刚刚自己站起来的那一下,让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在爷爷面前丢脸······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他将目光投向台上。

但是,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被爷爷点上台公开展示的,就没有一个人有好下场过。

不仅是邱月光,在场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台上。

他们的心中都无比好奇,这位双府之争的冠军选手,在炼药这一块的技术到底是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