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用过餐,张荣方继续派人去蹲守李家。

如此连续三天,都是一样。

直到第四天。新的一点属性再度浮现,李家终于有了动静。

李观岳出面,约张荣方在附近的云景酒家见面谈话。

张荣方欣然前往。

云景酒家在刺桐外环,也算是档次较高的酒楼,这里吃喝都不怎么样,但重在装修华丽,看上去相当有面。

整个酒楼高三层,从上往下,分别有着不同会客制度。

最顶层一般只有常年在这里花费了大价钱的大客户,才有资格提前预约。

中间是普通寻常价位,底层是便宜套餐堂食。

“说起来,这云景酒家,我也是好几年前特别喜欢来这里吃饭。东西嘛,不怎么好吃,但环境够好,隔音好,地板也厚实,走起路来不会像其他酒楼那样咚咚乱响,影响心情。”

三楼的一间大包厢内。

李观岳带着自己大儿子李二禅,正坐在包厢大圆桌边,对着对面的张荣方和张真海侃侃而谈。

张荣方依旧是张景荣打扮,一副喜爱习武的富家公子模样,手握白扇,长发戴玉,狂放中带着一丝英武。

而他身边的张真海,则戴着黑面罩,黑纱帽,身着黑底蓝边修身衣裤,做随身侍女护卫装扮。

“李师傅不如直言相告,到底要什么条件,才愿意认真将十三太保横练,传授于在下。”张荣方态度诚恳问。

“这个....其实很简单。”李观岳笑了笑,有些忧郁的面色略微淡化了些。

“我李家这家传绝学,你要知道,就算在大都,中都,也是随便一声呼喝,就会有无数好手前来询价。

所以这武功传授,价钱肯定低不了....”

“这个好说,李师傅开个价,合适不合适,在下自会盘算衡量。”张荣方笑道,只要愿意开价,其余一切都好说。

李观岳笑了起来,轻轻一拍桌面。

“张公子爽快,那我就直说了。这要想习得我家传武学,需得满足多个条件。其中第一个,便是先要缴纳足够多的定金。”

“敢问多少定金?”张荣方问。

“这个数!”李观岳张开一只手掌,束起食指。

“好说好说,是一千两么?没问题。”张荣方轻松笑道。

“一万两!”李观岳直接说明。“定金至少一万两!”

他其实压根就没打算传授武学,只是家中实在难以为继,货物欠款太多,无奈之下,只能想着能骗多少是多少。

只要先把欠款先抵消再说。

“可以!”张荣方笑容不动,微微点头。

嘶...

李观岳心中一凛,他其实也只是狮子大开口。哪想到对方居然一下就答应下来,一点停顿也没。

“你确定!?”他正色道。心里却是明白了,自己这武功恐怕在对方心里,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重。

刚才的价钱开少了啊....当即李观岳心里有数了。

“自然确定。”张荣方点头。

他如今钱虽然没什么进账,还一直因为习武不断开销,但密藏开出来的钱,以及他之前的积蓄,拿出这一万两也没问题。

只是没想到对方会一下要这么多罢了。

“那好,什么时候可以签字画押,收定金?”李观岳急忙道。

“自然是随时都可。”张荣方点头。

不多时,两人拟定了一张签约协议,约定,一方交钱,一方待满足其余条件后,必定将武功完整的传授于人。

李观岳想了想,在协议上,仔仔细细的加了三个条件。

“缴纳定金后,只要你能做到我说的这三个条件。我李家这正宗武学,绝对是倾囊相授!”他沉声道。

实际上,若非之前他做生意,导致船队溃散亏损。还有大笔货款没能还上。

现在也不至于出来用武功换钱。

原本他其实只是想借传授武功的名义,套个几千两就够了。

哪想到....

一万两...这眼前这位,居然眼睛也不眨,就全部拿出来了??

有了这笔钱,他甚至可以直接可以重建他之前的船队,甚至还绰绰有余。

当即,张荣方迅速拿出一万两银票,一共十张一千两的大灵至元宝钞,全是才发行的新钱,由一旁的张真海直接给出。

李观岳强忍心中激动,只感觉如做梦一般,拿到钱后,他离开酒楼时都感觉脚步有些发飘。

这些时日的苦难,在这一刻,仿佛一下全部过去一般。

回到家中。

几个子女都急忙簇拥上来。

“爹!情况怎么样!?”

“爹,谈得如何了?”

“钱呢?钱在哪??”

三子三女都是眼巴巴的靠近上前,等着老爹回话。

“放心,一切顺利...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李观岳笑了起来。

长久以来的压抑和不顺,都在这一刻尽情舒缓。

他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顿时几个子女都微微惊呼起来。

“这么多钱,那人一下就全给了?”

“难道老爹你这次真要认真传授了?”

“不急不急....如果他真的能完成后续的三个条件,我肯定愿意认真传授。”李观岳点头道。

只是这话,他自己听着也不怎么信。

以前也不是没人打过他家传武学的主意,但都被他全部挡了回去。

这一次之所以答应,也是因为家里实在抗不下去了。

另外,不是还有三个条件么?

到时候只要那人完不成三个条件,他完全可以大人大量,依旧传他武学,随便传点家传武功皮毛,就一切了事了。

这种套路,他简直不要太熟。

而且也不是他一个人这么用过,李家祖上这么干的人多了海里去了。

要不然,市面上那些十三太保横练劣化版,都是从哪来的?

一边安抚儿女,李观岳一边开始盘算这笔钱该怎么用,才能迅速重建船队。

他不甘心就这么失败。

人就是要从哪摔倒,就从那里爬起来。

所以他还要卷土从来。

只是他没注意到。

自己儿女中,一向最为理智温柔的小女儿李浣纱,此时正略微担心的看着他。

实际上,他们之前会跑到刺桐来混生活,便是因为在其他地方坑了别人一大笔钱,然后用来刺桐置办船队,想当船老大。

否则这种年头,没谁愿意带着一家子那么多人,东奔西走,到处搬迁。

可这样的手段,做得多了,终究会出事...

*

*

*

距离刺桐港口数十里外,一处荒野海岸边。

崎岖陡峭的乱石海滩上。

张荣方一身黑衣,和张云启两人单独站在两块礁石上对峙。

周围除开他们,没有任何人。

逆教的人没有,闲散渔民没有,张荣方身旁的手下也没有。

海风吹拂,海浪拍打礁石。

两人相隔十多米,身体都是站得笔直。

“时隔大半年,公子如今实力增长明显,看来要不了多久,就能超越我这个老头子了。”张云启叹气道。

“云启叔何出此言,距离您这境界,我还有不少路要走,未来或许可以,但现在还是差了不少。”张荣方谦虚道。

“就当你是在安慰我了。”张云启笑了笑,“这次我们连续围剿诱导灵络,已经引起了不少势力的注意。特别是最近半年来,我们的动作频率越来越高,越来越快,恐怕已经引起他人警惕了。”

“是灵廷,还是....”张荣方眉头微蹙。

“西宗和密教。都有人来刺桐了。两边似乎在布局什么,都在抢夺占据船队控制权。”张云启叹道,“如今我等唯你马首是瞻,不知你有何打算?”

“坐观其变就好。我们从始到终,目的都是保全自我,延续等待未来。西宗和密教相争,和我等又有什么关系?”张荣方回道。

“明白了。”张云启点头。

“其实今日将云启叔叫出来,还有一个原因。”张荣方继续道,“那便是,我刚好武道有些突破,想找人试试手,但周围没有合适的交手对象,所以.....”

“也好,那就陪公子练练。”张云启其实对这位人种公子的实力,也很好奇。

这位张影公子,传闻乃是大道教有史以来文功资质最高的道人。

但武功方面,就只知道曾经是金翅楼的灵使,其余便一无所知了。

最近这些时间,也只看到这位东练练西练练,很少专注大道教武学。似乎相当不务正业。

这次正好可以仔细看看,看其到底武道修为如何。

如此才好在之后的行动中,更好的分配力量保护对方。

“那么,得罪了。”张荣方抱拳躬身。

“公子请。”张云启身为三空,如今虽然因为不拜神,而身体体能下滑,但三空超品的实力,配合他自身极高的武功境界造诣。

在技巧上,倒是将下滑的速度和力量,弥补了不少。

两人凝神屏气,四目相对。

骤然间,两道人影疾驰而出,同时朝对方冲去。

张云启修行的武学有些驳杂,出手时而凌厉如刀锋,时而柔和如落叶。全看个人选择。

而这一次,他选择了快。

转眼时间,两人交错而过,瞬间交换一招。

没有触碰,只是在快要以伤换伤的瞬间,同时收手,错身而过。

两人速度爆发,居然相差无几。

张云启心中一凛,他可是记得以前这位道子武功还只是外药层次,现在居然....

来不及多想,他身形一变,转身踏步,一套八卦铁心掌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



这套武功是他不持刀时,用得最多的上乘武学,其特点是攻防均衡,敏锐灵巧。

面对任何武学的突然爆发,都有很强的容错功能。

张荣方则是中规中矩的以大道教符法起手。

大道教武功中正平和,均衡多样,同样也是应对各种奇门武功极好的武学。

这类武学坚韧广博,无论面对任何奇招,都能从大量的招数技艺中找到对应的破解之法。

对面的八卦铁心掌,身法灵巧,出掌刚猛爆裂。

张荣方便以轻灵均衡一些的混元符、朝气符应对。